20150424_205615.jpg  

 

這篇文章是為了逆轉隊的伙伴們寫的,起因是當時代力量組黨時,有幾位演講者說時代力量要走「中間偏左」的路線,結果所有的伙伴都聽不懂什麼叫「中間偏左」。在Line上面討論時,我這個「資本主義右派走狗」科系畢業的人,也認為左右就是政府介入市場的管制程度,所以無政府主義就是極右(這個答案今天才知道是錯的)。很奇怪吧!台灣好像除了一些整天在論述的人以外,就是算是為了社會正義、走街頭一輩子的人,也都搞不太清楚「左右」到底是什麼?於是我就參加了哲學星期五的這場活動,分享一下心得。黃色字是我個人心得,避免對主講者的內容斷章取義。

 

11149407_977931915581010_666332935021259174_n.jpg

每個星期五在各城市舉辦的哲學星期五,有興趣的人可以上臉書粉絲頁查詢。

 

這次的主講人藍馬克教授(Mar Lazar),他選擇了一種從最初始的左派源起作開場,雖然現場大多是「左X」但也有許多穿著制服來現場的高中生,這種開始其實對我這種初級生來說蠻好的。

 

「左派」這個名詞的起源很簡單卻也重要,1789年法國大革命前夕,議會在討論法國國王是否對議會的決議有否決權時,表決時贊成的人都站在右邊,反對的人都站在左邊,而左右之分就由此開始。

 

也就是說,最早的左右之分的起源,其實就是「平等」,是否主張人有階級之分,而有權力大小不一的情況。如果用這個觀點來看,就回答了最前面的問題,「無政府主義」連政府都反對了,連官員和民眾的階級都想打破,則是極左無誤。雖然「平等」的定義應該是什麼?到什麼極限?「齊頭式」平等嗎?都還有爭議!但是左右之分的最原始區別就只是這樣。

 

到了1917年則是左派的重要分水嶺,因為俄國共產革命成立了蘇聯,歐洲的左派分成了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二個不同的分支,後者對蘇聯的好惡比較模稜兩可。即便二者的目標相同,但是蘇聯所採用的手段是他們所不樂見的。1945二戰結束又是另一個分野,左派發生了更重大的分裂,歐洲因為俄國控制了東歐,讓歐洲分裂為民主與共產二陣營,導致了西歐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決裂,西歐的社會主義者基本上也反對共產主義。到了1989年不止是共產主義垮台,也讓歐洲的左派社會主義被認為,他們主張的「平等」和「國家主義」這樣的理念失敗了。

 

這也說明了為什麼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的情況沒有在中國發生。歐洲左派論述的歷史由來已久,一旦俄國放鬆他們對東歐的控制,對共產主義的反彈早就是一種傳統了。

 

二戰至70年代是左派的黃金年代,這時期的歐洲不少政黨得到執政機會,而他們主要的政策內涵就是福利政策。這樣的福利政策得到社會的普遍認可,即便右派執政也推行了許多福利政策,也就是福利國理念的實行。北歐和南歐的左派政黨又有些差異,北區的左派主要是以社會民主黨為主,南歐則主要是社會黨,主要的差別在於社會民主黨和工會的聯結較強烈。

 

這就是左派的另一個內涵,用政府的力量來大量介入財富的重分配,但是極左的「無政府主義」明顯又和這個特徵違背。

 

80年代開始左派發生了一定程度的危機,除了選舉失利、參加左派政黨人數開始減少,工會與政黨的影響力也大不如前,知識份子也開始轉向新自由主義。左派「福利國」的願景也開始動搖,因為人們發現福利政策是有其極限的,全球化也讓以國家為單位的福利政策心有餘而力不足。左派支持者的社會形態也從過去的中下階層,變成了以中產階級為主。歐洲的多黨內閣制也讓左派政黨要與其它政黨合作,無論是和什麼政黨合作,不是失去中間選民就是失去左翼選票形成兩難。雖然右派也有相同的情況,但是左派向來更仰賴中下階層的阻織動員,作為主要的勝選方式。以「階級平等」作為號召的左派反對「個人主義」,也無法適應需要魅力領袖帶領的政治現實。

 

這就完全和台灣政黨的困境相同,雖然左派們總是抱怨台灣政黨沒有左派,但是財政困難開始限制福利政策的吸引力,全球化下也讓財富分配惡化,同時任何政黨也為了得到多數,轉向中產階級為訴求對象。而「造神」與否其實在去年的學運中也變成被批評卻也不得不有的必要之惡。

 

面對這樣的困境,左派也開始思考,除了回歸左派最原始的價值,喚起民眾意識來對抗資本主義之外,前英國首相布萊爾所倡議的第三條路、新中間路線,也認為資本主義始終都會存在,只能加以改革,納入了很多右派新自由主義的理念。

 

所以除了存在以來就一直主張的「平等」,左派不斷爭論他的內涵,左派也開始討論是否仍要打倒資本主義,或是承認資本主義本身就是一個充滿活力的經濟系統。如果左派要作為管控資本主義的角色,又要在什麼樣的層次執行呢?是國家層次、還是歐盟的層次呢?而左派的起源來自政治,「民主」也是左派的一個內涵,在人們對政治疏離的今天,如何讓民眾更廣泛、更直接地參與政治也是左派思考的重點。甚至從18世紀以來的左右分野,在今天這樣的二分法是否有其意義,今天的爭論可能只不過是「改革派」和「民粹」的分別。

 

會後提問,藍教授也解釋了「民粹」一詞的意義,民粹就是一種直接的想像,認為多數的人民就是代表善,主張多數正義善良的一方,團結起來對抗少數貪腐的菁英階級,採取過度簡化的手段想解決複雜的問題,即為民粹最簡單的解釋。

 

舉例來說,左右派之分在福利政策上就不那麼適當,歐洲國家在福利政策上就聚焦在要如何改革還是維持不變。另一個層次就是歐盟這樣的組織究竟是要維持或加以改革。在歐洲國家的另一個危機是各國都出現了極左極右的政黨,面對這些民粹政黨,主要左右政黨時常合作加以對抗,有時候更重要的反而是「民主」與「民粹」這樣的區分。

 

後半段主要是沈世謙教授對於台灣左派的看法,主要就是討論台灣左派為何發展較不活躍的原因在哪裡。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當天影音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Scandinavia 斯堪地那維亞

dppt66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